巴赫:K宝事件尚未完结 把药放进她身体的人才有罪

2022-02-18 14:55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北京2月18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这是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第一次公开表达他对俄罗斯奥委会队花样滑冰运动员卡米拉·瓦利耶娃涉药事件的看法——在今天中午持续1个小时的专题发布会上,巴赫用了将近50分钟向各路记者(包括俄罗斯记者)就本届北京冬奥会最具争议性的事件进行“解释”。

“在得知卡米拉·瓦利耶娃一个A瓶样本是阳性以后,我们(国际奥委会)是不希望她继续参加比赛的。哪怕她在出场之前的2个小时我们才得到消息,我们也有责任要保证比赛的公平(禁止她继续参赛)。我们不能忽视她A瓶样本的阳性事实。所以我们向国际体育仲裁庭提出申诉,但我们输了,我们尊重国际仲裁庭的判决,尽管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巴赫说:“团体赛女子单人滑自由滑比赛结束后(俄罗斯奥委会队总分第一),我们要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和美国队(排名第二)、日本队(排名第三)都召开了紧急会议,我们必须听取他们运动员的想法,了解运动员的情感、愿望。我们非常坦率交流看法,他们最终接受了我们的决定(未颁发奖牌)。”

巴赫说,昨晚他在电视中看了花样滑冰女子单人滑自由滑的比赛,“我非常担心,我看到她摔倒,看到她起来鼓足勇气完成比赛,看到她的肢体语言,我想我可以理解这个15岁的女孩子要承受的巨大精神压力。”

“但令我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是,我在电视中看到她的随行人员(教练、领队)表现冷漠,没有给她安慰,我昨晚一直在想这件事,我希望她的家人和朋友能够陪伴她度过最困难的时光。”巴赫说:“当前的兴奋剂问题都不会是一个孤立事件,不是运动员自己能做到的,(禁用)药品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体里,把药品放在她身体里的人才是有罪的。”

国际奥委会法律事务部出身的巴赫对于兴奋剂问题有足够发言权——2006年都灵冬奥会,意大利警方进入奥地利运动员营地查出大量禁药,6名奥地利运动员(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被终身禁赛,而2014年索契奥运会,东道主选手也被证实“有组织使用禁药”从而招致重罚。

“另外我们处理法律问题的手段非常有限,过去有些经历是非常糟糕的,我们不是警察。”巴赫说:“我举一个例子,我们曾经在冬奥会上发现一名医生在运动员身上使用了违禁品,我们只能禁赛这个医生让他回家,但他回家以后继续从业行医,我们没有能够制裁他的手段。”

鉴于反兴奋剂是一个长期、复杂、涉及到诸多法律问题的斗争过程,巴赫表示国际奥委会会加强相关工作,各国政府也应该在这个问题上给予足够的重视和支持。

临近发布会结束,有记者的“提问”问到了卡米拉·瓦利耶娃涉药事件会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位记者的上一个问题还有些“攻击性”:“巴赫先生,昨晚为什么不去现场看这场女子单人滑的比赛,这似乎不合惯例。”

回答这个问题对巴赫来说没有任何难度:“我是第一位不去看女子单人滑比赛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吗?我记得索契冬奥会和平昌冬奥会我也没有去看女子单人滑的比赛。”

“这也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去年12月的样本在今年2月奥运会比赛期间才得到结果,当事人是未成年人。在兴奋剂问题上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是WADA的规定,所以国际奥委会需要和很多专业人士进行严密的讨论。”巴赫说:“我认为讨论会涉及到两个实际问题,第一是国际滑联是否应该界定一个参加奥运会的最低年龄限制,第二是WADA是否有必要完善相关规则(样本结果通报时限)。”

(责任编辑:林子硕_NB18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