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建梅代表:"提升教龄津贴标准"写进《教育部2022工作要点》,有望实现

2022-03-03 06:02 来源:网易教育综合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新闻

今年是全国人大代表崔建梅本届任期的最后一年,有件心事她一直放不下:呼吁了多年提升教龄津贴标准,虽然一直有进展,但还未落实,今年要不要提第四次?

今年2月8日,春节刚过,《教育部2022年工作要点》发布,崔建梅便在手机上仔细浏览。当看到“加强工资待遇保障,提高教龄津贴标准”时,她兴奋得立刻转发朋友圈并评论:“终于看到这一条,希望能够实现。”

“本来都准备今年继续再提一次,所以看到工作重点明确提出要求时,真的很兴奋!”崔建梅告诉记者。

如果了解崔建梅为此付出的努力,就不难理解她的兴奋。

崔建梅是安徽省蚌埠第一实验学校教育集团党委书记、总校校长。既是人大代表,又是基层教育工作者的她,了解到教师们对提高教龄津贴呼声很高。

教师教龄津贴是上世纪80年代起,国家为鼓励中小学教师长期从教而发放的一种岗位津贴。1985年颁布的《关于教师教龄津贴的若干规定》明确,从1986年7月1日起,开始实行教龄津贴制度。教龄满5年至20年以上的老师,每月可获得3元至10元不等的津贴。

崔建梅告诉记者,这个标准在上世纪80年代占教师工资总额的1/10左右,力度不算小。但30多年后的今天,各种津贴都已增长,“10元封顶”的教龄津贴却一直未作调整。

“教师各方面的待遇这些年一直在提高,以我个人为例,从1981年从教到现在,我的工资收入涨了100多倍。”崔建梅向记者盘点:国家在2014年、2016年和2018年三次调整教师基本工资标准,同时还为义务教育教师单独制定了工资标准,做了进一步的政策倾斜,“但唯独教龄津贴这一项还没跟上”。

“设定教龄津贴是党和国家尊师重教的重要举措。”崔建梅认为,3-10元的教龄津贴,既不能调动教师教书育人的积极性,也难以彰显尊师重教的意义,更无法表现教师的职业吸引力。“为了更好地调动老师的积极性,特别是鼓励终身从教,应该把教龄的因素充分考虑进去,优化工资结构。”

就此,崔建梅从2018年开始,连续3年提交提案,呼吁提高教龄津贴。她认为,教龄津贴应随着其他津贴、补贴的增长而增长,教龄满一年为10元,以后逐年计算,上不封顶。

对基层代表的建议,相关部门高度重视。2018年,崔建梅收到教育部书面回复;2019年,又收到人社部书面回复,回复中表示:“考虑到教龄津贴和薪级工资在功能上重叠,对是否保留教龄津贴等问题,我们将会同有关部门统筹研究。”

但崔建梅仍没有放弃,她多次与基层教师沟通、调研,教师们普遍认为薪级工资是所有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共同拥有的工资部分,它体现的是工龄因素;而教龄是教师从事教育工作的时间,和工龄不能等同。“教龄津贴和薪级工资在功能上重叠”,但意义却完全不同。

于是,崔建梅又在2020年全国两会上第三次提交提案。这一次,她收到了人社部与财政部的联合回复,“人社部还从北京派专人到蚌埠,当面听取我的意见建议。”她向人社部来访的专员建议,即使国家财力目前达不到,也应该有计划、分步走,至少在教师工资上应该优化结构,鼓励教师终身从教。

政策的调整很难,但改变在一点一滴当中发生,这些年来,中国教育报也多次跟踪采访崔建梅的相关议案、建议,一起为提高教师待遇鼓与呼。

当然,呼吁提高津贴标准的不止崔建梅一人。近年来,多位全国和地方的代表、委员在为此努力。

2016年,全国政协委员马秀珍建议教龄津贴应提高到200-300元;2020年,全国人大代表刘发英建议,探索提高中小学教师教龄津贴标准,落实义务教育教师工资待遇保障。还有全国人大代表翁丽芬,全国政协委员蒋齐等许多代表委员为此呼吁。此外,2020年初深圳两会期间,深圳市13名人大代表联合发声,要求结合深圳现在的物价、工资水平对教师教龄津贴标准进行调整。

崔建梅说,自己和学校老师都很高兴,“也期待早日实现!”

作者:唐琪

作者:唐琪

(责任编辑:杨卉_NQ4978)